www.tataxx.com 纪念我的青春导师_校园小说

纪念我的青春导师_校园小说
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纪念我的青春导师



14对于一个男孩来说是一个刚开始发育的年纪,对于青春期的来临,有很多烦恼,好奇和性的萌动的困惑,在30多年前,我们的国家远不是现在这个样子,那个时候信息闭塞,人们对性的态度非常保守,那时的我已经有了性的意识,对性感到很好奇,当时由于没有现在网络上铺天盖地黄色故事和碟片,很难获得这方面的知识和信息,只是偶尔从一些医学书上获得些零碎不完整的信息。


  那时候我有一个最要好的同班同学,叫军,我们住在一个大院子了(那时候的小区都是平房),都是班里老师眼中的好学生,性格脾气也很相投,所以经常在一起做作业,做完作业后在一起玩,他的父亲在离我们居住的城市不远的另外一个城市工作,母亲在本地工作,我们从小学开始就是同班同学,有时候他来我家,有时候我去他家,和彼此的父母亲都非常熟悉,后来我更喜欢去他家,因为他家有很多书,各种各样的书,而我是个喜欢看杂书的人,开始喜欢翻看他家的小说等书,慢慢就对那些医学的有关性知识的书感性趣了。


  军的父亲因为在外地工作,一般2-3星期回家一次,他父亲是在我的眼里是个严肃的人,对军的要求也很高,每次回来都会查问军的功课,不知为什么,回来后经常还和军的母亲吵架,后来才知道,他们夫妻关系不好,正因为这些原因,每次军的父亲回来军都让我别去他家,等他父亲走后才叫我去,他的母亲那时40岁左右,长得挺清秀,对人很和善,我叫她张姨,每次我去她家她都很热情,有什么好吃的都有我一份,她有时候笑着说我是她半个儿子,她是医院的护士,家里有很多医学书,那些书就成了我青春期的性教科书


  随着青春期荷尔蒙的浓度提高,对性的好奇和渴望也在提升,眼睛也开始注意周围的女性,对她们的身体有一种说不出的兴趣,这应该就是性欲了吧,因为去军的家里次数最多,张姨成了我满足这种好奇心的最好目标(说起来惭愧,这是事实),特别是在夏天,因为衣服单薄,我常常不由自主地会瞄向她的胸部,根据看到的书上的知识,想象她衣服下面的情景,有时候想着想着,下面就搭起了帐篷,偶尔和她目光相对的时候,好象觉得被她看透了自己肮脏的想法,会突然面红耳赤起来。


  她好象也觉察到了我的变化,有一次做完作业后,当我不知道是第几次在翻看那本新婚卫生知识的时候,她站在了我后面,用手指轻轻地敲了一下我的头,当我抬头看见她时,不禁羞得满脸通红,她笑着对我说:“人小鬼大啊,呵呵”


  那次以后我有好几天没敢去军家,怕张姨把我当作一个坏孩子,后来军叫了我好几次我才敢硬着头皮去,可张姨根本没当回事,还是和以前一样对我友善,我渐渐也不再尴尬了,那时的我唇边也慢慢长出了胡子,也开始注意穿着了,张姨有一次对我说伟伟(我的小名)现在不能算是小孩子了,象小伙子了!我被她说的又不好意思起来了。


  记得那是初二的暑假,学生最快乐的时光,放假不久的一天,我象往常一样,下午吃过午饭去了军家,那天应该是个星期天,我敲开军家的门时开门的不是军,是张姨,她告诉我说军的外婆生病了,她让军带了点鸡蛋和一些营养品去看外婆了,让军在外婆家陪她几天,我一听很失望,准备回去找别人玩,张姨却一把把我拉了进去说大热天的太阳,别在外面瞎玩,小心中暑,在阿姨家吃个西瓜,看会书吧,等太阳不那么毒再回去,说着就帮我剖了个西瓜,我也不客气,就坐下吃了起来,那时候是80年代,家里根本没有空调,夏天气温很高,人一会就一身汗,张姨安顿我以后就对我说:“你坐会,阿姨得洗个澡”那时候的房子是没有卫生间的,她家的房子是前后两个房间,前面是军的房间,后面是她的房间,她的房间后面是厨房,那时候的家里都有一个大的洗澡盆,平时放起来,洗澡时候在盆里放水。我听到了她在后面放水,接着开始洗澡的声音,心里不禁浮想联翩起来,很想看看她不穿衣服洗澡时的样子,但她在我心里毕竟是长辈,实在没有偷窥的勇气,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忽然听到后面传来一声很大的声音,象是人跌到在地的声音,接着是她的一声惊呼,我条件反射地朝后面的房间冲去,看见张姨跌倒在地,发出痛苦的呻吟,原来她洗澡时的水溅到了盆外,出来时踩在了湿滑的地面,不慎滑到了,我赶紧冲了过去把她扶住抱她起来,她在滑到时候背部在盆沿搁痛了,有条红红的印子,她抚摩着那里,不住地呻吟着,我也帮着按摩那地方,以减轻她的痛苦,看来没伤着骨头,问题不是太大,她渐渐地不再呻吟,这时候我突然发现自己抱着的是梦寐以求想看到的东西呀,她的乳房不大不小,乳晕是黑里略微透红,皮肤很白,腿间三角地带是一片浓密的黑色,我不禁一阵晕眩,在积聚了14年的雄性荷尔蒙的作用下,双腿间那个部位一下硬得象铁一样,因为是在夏天,只穿了条短裤,而我是抱住了她的侧面,那突起的部位一下子顶住了她的腿部,我眼睛直勾勾地盯住了她的腿间,她身上那香皂的气味让我一下子陷入了无法形容的迷醉状态中,张姨显然已经从疼痛状态中恢复过来,立即感受到了我的失态,她转过头来看着我说:“伟伟,你在看什么?”,“我……我,没在看什么,”我顿时慌了,说话也结巴起来,她扑哧一声笑了,她笑着问:“阿姨好看吗?” 我咽了口吐沫,连连点头,“张姨您真好看!” “哪里好看?”她继续笑着问, 我感到了她的手隔着我的短裤轻轻碰了一下我那坚硬的部分,我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在沸腾,体内有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正通过小腹要从那个坚硬的部分往外涌,她已经站了起来,递给我一块毛巾,自己趴到了床上(床就在浴盆边旁)对我说,帮阿姨擦干身上的水吧,我那时候已经丧失了思维的能力,只是顺从地擦干了她背上的水滴,她又转过身来,这时候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到了女人身体的全部,也许是处于本能,我突然俯下身去一口含住了她的乳头,拼命地吮吸着,手在她的身上开始探索,从乳房到小腹,最后到了她那神秘的三角地,我放开了乳头,把目光移向她那分得开开的大腿间,在浓密的草丛中,我看到那两道黑色的隆起,微微张开,湿漉漉地,里面是粉红色的两片,虽然在书上已经看到过图,但这却是真真的女人最隐秘的部位!我扯掉了自己的短裤,爬到了她身上,把那根铁棒朝那两片里面直捅,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进不去,张姨笑眯眯地看着我,用两根手指头抓住我的小弟弟,把它送到了合适的地方,我一耸臀部,立即感到了被一个湿滑,温暖的套子给套住了,那个部位由于经过了长时间的刺激,积聚了太多的能量,如同一个气球,被打入了太多的空气而形成了巨大的气压,而那个温暖的湿润的紧握如同在气球上戳了一针,所有的压力立刻从这里得到释放,我只觉得一股暖流在巨大的压强下从铁棒里喷涌而出,那压力一波又一波,我似乎能够听到喷射时液体的呼啸声,那种突如其来从未体验过的强烈快感让我希望时间就此停留,让我永远不停地喷射!也不知道喷射了多少次,有多久,我就象个泄了气的皮球,一下瘫到在她的身上。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也许只有几分钟的时间,我从极度快乐的疲劳和几乎是昏厥的状态中恢复过来,睁开眼看见张姨正用满是爱怜的目光看着我,那目光让我感到陶醉,她用双手捧着我的脸问我:“快乐吗?”,我一个劲地点头,说:“从没有过这么快乐。” “还想要吗?”她问。“我一直要,天天都要!” “那就别告诉任何人,我想你明白这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否则我们大家都没脸做人的。”我是个早熟的孩子,我知道我刚才做了什么,即使她不告诉我,我也知道这是很不光彩的事情,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于是我对张姨说:“张姨你放心吧,这是我们两一辈子的秘密,永远也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的!”“乖孩子, 阿姨喜欢你。” 张姨说着在我脸上亲了一下,她吐气若兰,那股成熟女性的气息如同强烈的性诱导素,让我刚刚得到满足的性欲又高涨起来,射出大量初精的雄器本来已经半软,逐渐从她的体内滑出,这时候又膨胀起来,我本来从未接过吻,面对面近距离看着她丰满的双唇,我无师自通地用嘴唇堵了上去,只感到一个柔软芬芳的舌尖递了过来,我立刻将它含住,使劲吮吸起来,顿时浑身象通了电流般颤抖起来,那是我的初吻,让我永生难忘的初吻!它是那么让人难忘,让我血脉赍张,忘却了尘世的一切,浑若梦游!


  在她的引导下,我自然而然地学会了和她唇和舌的配合,享受这无比美妙的消魂时刻,上面的享受再次催化了我的小弟弟的欲望,它又变得和射精以前一样强壮了,一股痒到了极点的感觉从它那里传向了大脑,大脑随即向身体发出摩擦止痒的指令(男人所谓下半身征服上半身我想就是这么来的),我开始笨拙地耸动臀部,抽动起来(那些书没白看,我知道性交是要抽动那活儿的),张姨看出了我的笨拙,用手扶住我的臀部,指挥着我抽动的节奏,同时在下面耸动着她的臀部,引导我抽插的深度和力度,几个回合下来,我已经知道什么是她希望的动作了,经过第一次的释放,小弟弟已经不再象原来那么敏感,一触即溃了,我尽情享受着它在她的里面摩擦所带来的快感,这时的张姨眼睛半闭,发出了了经过压抑的低声呻吟,双颊绯红,呼吸急促,不时给我发出指令:“就这样,别停,用力!”


  “快,用力,再用力!” 随着张姨的指令,我感到身下她的身体越来越硬,突然她的双手紧紧抠住了我的后背,双腿僵直,发出一声低吼:“啊!我要死了!”我知道这是书上所说的高潮来了,于是加紧了冲击的力度,在她达到颠峰后不久,我第二次将精液射入了她的体内。


  又经过了几分钟半睡半醒的休息,我再次恢复过来,看着身下闭着双眼仍然在恢复中的张姨,她的面庞是那么的清秀,诱人,潮红仍未退去,身上满是汗水,胸脯那对乳房随着呼吸不断地起伏,白皙的双腿间那丛黑色特别明显,这时候因为被汗水和我们的分泌物沾染,显得杂乱无比,一片浪籍,那本来合拢的两片肉因为长时间的被捣弄,已经分得很开,中间尚未闭合的小洞中,一股乳白色的浆液汩汩流出,顺着往下流到了席上,可能是因为第一次射入量较多的缘故,在加上第二次的猛烈动作,她屁股下的席上已经溢满了一大滩,我这是第一次看见了自己的精液,因为在这以前我尚未有过梦遗,也没有沾上手淫的习惯,所以这是第一次看见了传说中的精液。


  我在一个小时内完成了从男孩到男人的蜕变,看着身下女人妙曼的身体和席上狼籍的一大滩精液,自己被一种巨大的征服感和成就感所包围,她身上所有的特征成了我今后性取向的标准,发黑的乳晕,黑色的阴唇,这些被大部分男人认为是缺点的东西(他们更喜欢少女鲜红的颜色)在我眼里成了最吸引我的性感特征。我看着看着,小弟弟不禁又站了起来,我再次跪在她的双腿间试着把它第三次插入了张姨的两片中,由于经过了刚才的扩张运动和有大量的黏液润滑,它毫不费力地就进去了,我正要开始享受,张姨被我的动作弄醒了,她把我从她身上推了下来,然后柔声对我说:“伟伟,听话,今天不能再来了,会伤你身体的,阿姨可不想把你身体弄垮了,只要你听阿姨话,今后的机会多着呢,好吗?”


  虽然心里很不情愿, 我还是听了她的话不再坚持做那个让我无比快乐的游戏,她拍了拍我的屁股说:“乖宝贝,你累了,阿姨给你做点东西吃”,她先起身用毛巾清理了席上的残留物,又帮我擦了下身体,我们都穿上了衣服,做爱后,我心里已经把她当成了自己最亲密的人,对她产生了特殊的依赖,我恬着脸问:“张姨,我们明天还来好吗?”,她捏了下我的脸说:“是不是上瘾了?”,“是的,那样的快乐谁能不上瘾?”“阿姨明天得上班,等阿姨下了班你再过来吧。” “那我跟我妈妈说明天我住你家了,好吗?”“好的,你得和妈妈请好假,带着书包和作业过来,跟你妈妈说在我这里和军军一起做作业好吗?”“好的!” 听她这么说我高兴得都快蹦起来了。不一会,她给我端来了两个鸡蛋,硬逼着我当着她的面吃了下去,然后她对我说:“宝贝,早点回去休息,明天早些过来吃晚饭,记住,千万不能和任何人说,否则阿姨再也不会理你了!”“阿姨,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和任何人说的!”,我高高兴兴地回家去了。


  回家后等妈妈下班回来我就跟她说明天去军家一起做假期作业,住他家不回来了,我妈叮嘱我别给人家添麻烦,然后让我带两个西瓜过去,不能空着手去吃人家的,我爽快地答应了,吃过晚饭就上床睡了,因为白天消耗过大,一上床就呼呼大睡起来,第二天起来已经快中午了,父母早上班去了,我起床后已经神清气爽,彻底恢复了,唯一的愿望是盼着天快点黑下来,整个一天无所事事,只盼着天黑。终于到了傍晚,父母都下班了,我背着书包,捧着两个西瓜去军家,张姨刚回家,正做晚饭呢,看见我来很高兴,“干吗还带东西来?那么重,快坐下歇会,等阿姨做完晚饭一起吃”,“张姨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一起做吗?”我想取悦于她,“什么也不用你做,你坐那就行了” ,晚饭做完端上了餐桌,我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想尽快吃完后做我喜欢做的事,张姨在边上不停给我夹采,“多吃点才有力气”,我偶然抬头看着她注视着我的眼睛,理解了她话里的意思,不禁脸红起来。晚饭后洗澡的时候,她不许我留在她洗澡的房间,而是等她洗完后再让我洗。


  那时候娱乐贫乏,没有电视,更没有网络,所以洗过澡后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上床了,张姨前后检查了门窗后就关了灯,打开了电扇,她特意把她后面厨房的窗户关了,因为那是平房,人们站在窗户外就能看见或听见里面的情况,关灯后,我的胆子大了起来,一把抱住了张姨,踮起脚尖和她拥吻起来,经过昨天的练习,我的技术有了很大提高,我们的舌头绞在了一起,互相贪婪地享受着对方的唇舌和口中的液体,我的手也开始在她身上游移起来,“去床上吧”,她低声说,我们就相拥着移到了床边,一下两人一齐倒在了床上,黑暗中只听到了两人的喘息声和我自己砰砰的心跳声,我一下掀起了她的汗衫,她的汗衫下什么也没穿,我只看到黑暗中那对乳房的轮廓,我含住一个乳头,另一只手抓住了另外一个乳房,使劲地揉搓起来,“哦…”,听到了她轻轻的呻吟,感到自己的短裤被她的手正往下褪去,我抬起下面来配合她,接着她又替我脱去了汗衫,我也替她脱去了汗衫,然后是内裤,虽然已经见过她的裸体,我还是忍不住要想再仔细看看,我想去开灯,被她一把推开了手,“不能开灯,外面会看见的!”


  她的话提醒了我,我只好开始在黑暗中摸索,那昂首挺立的小弟弟的欲望是需要优先满足的,我爬上了她的身体,她已经张开双腿,摆好了迎接的姿势,故地重游,我不再像昨天那么笨拙,只稍微调整了一下位置,我的小弟弟就在没有外力帮助的情况下顺着湿湿的印迹找到了伊甸园,毫不费力地没根而入,当我一下插到底的时候,“啊!”的一声,我听到了她长长的叹息,我听出了其中的快乐,根据昨天刚学到的经验,我开始了抽插,也许是我的小弟弟尚未完全发育,尺寸不到位,再加上她里面的充分润滑,我感受不到强烈的摩擦,而那摩擦对止住发自那里的深入骨髓的痒是必须的,我只有加大冲击频率和力度来获得我所需要的刺激,而身下的张姨也在使劲耸动着臀部迎合我的冲击,黑暗中我看不清她的表情,只听到身体的撞击声,急促的喘气声和液体被快速运动的活塞所抽动时发出的声音,我感到她在黑暗中比昨天白天更放松,更享受,她那被有意识地抑制的呻吟是如此的美妙,婉转起伏,我至今无法形容,却又那么令人亢奋,世界上没有哪种音乐能够比得上,只能说是仙乐,又象是战场上的冲锋号,在它的鼓动下我奋力催马向前,一下就到了自己的极限,在猛烈的喷涌中再次体会到了欲仙欲死的欢畅。


  经过了昨天的体验,高潮的感觉依然让我消魂,但已经不像昨天那么让我几乎虚脱般的疲劳了,射精后的我趴在了她的身上,脸埋在了她的双乳间,静静地嗅着她身上的汗味和体香,空气中混合着她的分泌物和精液的混合气味,让人充满了肉欲的感觉,显然我的耐力并没有支撑到她到达她的顶峰,我感到她紧紧夹住我那正在变软的部位,她不愿它滑出去,我意识到了这点,吻上了她的唇,想用吻来尽快调动小弟弟的积极性,她的吻热烈而又性感,不到2分钟就让我重新燃起了欲望,缩了一半的小弟弟再次开始膨胀,感受到了它的硬度后,我重新开始了抽插,她热切的迎合告诉了我她的渴望,我发现自己在这方面的悟性很高,今天她并没有象昨天那样给我发出指令,我已经明白了她的身体语言,我的所有动作都是她想要的,她只是尽情吟唱着那无比动人的小夜曲,我已经从书上知道女人的高潮比男人来得晚,我开始有意识地不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下面的摩擦上,而是凝视着我身下的女人,虽然夜很黑,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和透进屋里的微弱星光,我还是能看见她的表情,她不时咬着嘴唇,扭动着身躯,仿佛很痛苦,而我知道,只有尽快让她达到高潮,她的痛苦表情才会停止,我的精力是旺盛的,那时候的我还不懂得很多复杂的技巧,只是尽力加快抽动的频率和力度,希望张姨能得到最大的快乐,终于听到张姨“啊!”的叫了一声,紧紧地将我抱住,我知道她到了,自己重新把注意力放到来自下面的快感上,并不断强化这快感,当快感变得无法抑制时,那下面的阀门也不由自主地打开了,喷射又开始了,随着第一波的喷射,我一下将它顶入最深处,任这把崭新的机枪自动发射,直到打完最后一颗子弹。


  年轻的优势是精力旺盛,缺点是耐力不够,因此,每次我都只能用两次冲锋才能让她达到高潮,这也几乎成了我们以后做爱的基本模式,好在我刚刚食髓知味,对这样的好事求之不得,别说两次,就是20次只要我能做得动,我都会乐此不疲的。


  高潮后的张姨正闭着眼睛休息,疲惫的我也趴在她身上喘着粗气,我迷恋着这给我带来巨大欢乐的肉体,虽然小弟弟已经软软地从她里面滑了出来,我依然不愿从她身上下来。


  我在她耳边问:“张姨,舒服吗?”“你让阿姨舒服得要升天了,我的伟伟已经是个真正的男子汉了!”张姨的回答让我充满了自豪感。 “张姨,我刚才射在里面的就是我昨天看见的白白的黏液是不是书上说的精液?”我虽然有了点基本的性知识还是想从张姨那里得到证实。“是的,你都懂了呀。” “那书上说的精液会让女人怀孕的,你会不会也怀孕啊?”我好奇地问。“当然会了,到时候阿姨给你生个宝宝,给军军做弟弟好吗?”张姨笑着回答,我羞得满脸通红,幸好黑暗中她看不见。“啊,你又射了不少,都在往外流呢,快拿枕头垫在阿姨屁股下面。”我翻身从她身上下来,给她拿来了枕头,她把它塞在了身下。“这样就不会流出来了,阿姨要让你的种子在里面发芽开花。”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她认为男孩的精液对女人有好处,而且她已经上了环,是不可能怀孕的。 不过她的话还是让我很有成就感。


  渐渐地高潮后的疲惫感让我有了睡意,我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一阵尿意憋醒,起床尿完后回到床上,因为天热,我们都没穿衣服,张姨仍然一丝不挂地仰躺着,下面还垫着枕头,被尿憋硬的小弟弟显然又想有所作为了,我轻轻地分开了她的双腿,跪在她的双腿间,因为下面有枕头,她的阴部朝上,我把她的腿抬起,用一只手分开她闭合的阴唇,另一只手扶着小弟弟朝中间的缝里插了进去,我那尚未完全发育的性器并未遇到多大的阻力就钻了进去,那熟悉的又麻又痒的感觉从下面直钻大脑,我趴上她的身体开始了又一轮劳作,虽然她在睡梦中无法配合我,但垫在下面的枕头让我们的身体之间有了个很适宜的夹角,抽动的时候感觉很好(从此我喜欢上了在和她做爱时候在下面垫上枕头),我就这样轻轻地抽动着,经过几次锻炼,我已经不再象原来那么猴急地追求那一泄如注的瞬间快感,开始懂得享受过程了,不时停下来,吮吸她的乳头,抚摩她的身体。我的动作弄醒了下面的张姨,她睡意朦胧地把手伸过来摸到了我,“小谗猫你又要了啊?”“恩,张姨,我要不够”,我一边回答,一边抽动着,上两次射在里面的精液还没干透,里面很湿滑,阴茎抽动的时候感受不到很强的刺激,为了追求更强烈的快感,我加大了抽动的力度和频率,旺盛的精力让我的阴茎像高速发动机的活塞在她体内剧烈往复运动着,我们的腹部也随着我猛烈的冲击噼啪作响,伴随着她阴道中的液体发出的“噗糍噗糍”的声音,她的欲望也被调动起来了,我能感受到她用力挺耸的阴部和压抑在她喉咙中的“哦 啊”的低声呻吟,快乐得晕眩的感觉再次笼罩了我,我就像一部全速运行的性交机器,来自阴茎的不断提升的快感让我不由自主地加速加力抽送那根铁棒,不知道过了多久,抽动了多少次,身下的她猛地绷紧了身体,啊地叫了一声,双手紧紧地箍紧了我,我下面的阀门也被激流冲开,热流狂喷而出……


  当我醒来时,天已经亮了,我就保持着性交姿势趴在她的身上睡了半夜,头仍然伏在她胸部,不过阴茎已经早已经从她体内滑出,当我睁开眼睛时,她正看着我,目光中充满了柔情和爱怜,我很不好意思地说:“张姨,对不起,我就这么睡着了,你压得不难受吗?干吗不把我放下来?”“看你累成那样,张姨想让你好好休息,不忍心弄醒你,再说张姨也舍不得你离开” 她回答道。我很不好意思地从她身上翻身下来,她笑着说“就是双腿被你一直分开着,现在有点麻”, 说着她合上双腿,面朝着我,抬起臀部,抽出了下面的枕头放到一边,看了看枕头对我坏笑着说:“这枕头得好好洗洗了,上面都是你的杰作”,我拿来一看,上面有一快大大的污渍,我知道那是我们做爱时从她的体内流出体液和我的精液所形成的,我好奇地闻了闻,不知道是因为那气味触动了我的大脑性中枢还是男性的晨勃,我忽然觉得阴茎又硬邦邦的了,我一口衔住了她的乳头,手又在她的双腿间摸索起来,“一夜你还没够啊?”她笑着拍打着我的头,“不够!不够!”我边吮吸着边含糊地回答着,抱住她把她从侧卧拱成仰卧的姿势,然后又爬到了她身上,双膝跪在她双腿里侧把她双腿分开,她还没来得及抵抗就被我勃起的阴茎插入了,经过我一夜的辛勤耕耘,那片沃土已经很疏松,不需要我手的协助,也不需要她刻意的迎合,我的性器就没根而入,一切都是那么地驾轻就熟,几分钟后,我那充满活力的雨露再次填满了她久旱的沃土……


  我喘着气,凝望着我身下的女人,她在我心里已经不再是长辈,而是给我带来无比欢乐的女人,是属于我的女人,我心爱的女人,那一刻,我愿意为她做任何事。她一边抚摸着我的身体,一边对我说“你是老天给我的宝贝”,我被她深深地感动了,我们不由自主地吻在了一起,唇和舌长时间地纠缠在一起,仿佛要把对方吞下,互相融化在一起,她热烈地吮吸着我的舌尖和唾液,我也同样热烈地从她口中吸吮着她的津液,“你知道吗? 你一夜射在我体内的精液比军军他爸一年射在里面的还要多”她在我耳边低声耳语。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我骄傲地宣布。 “是的,只属于你,我的心和身体都只属于你!” 她回答道。“军军爸爸在你里面射了那么多年,就算我一夜射得比他一年还多,我还得过很长时间才能超过他。” 我说, “你努力些,我要你尽快超过他,我喜欢你多多在阿姨里面播种。” 她低声说。


  从此以后,她就为我打开了一扇快乐的大门,我们成了一对热恋中的情人,只要一有机会,我们就沉迷于肉体的快乐中,枯燥的种学生活也变得快乐而充满了期待,我经常在享受过以后,就满怀期待地等待着下一次的享受,日子在期待中过得飞快。


  那时候的居住条件很差,每家都是3-4口人蜗居在一套不到3-40平米的小屋中,要想寻找一个两人不受打扰尽情享受性爱的机会不是很容易,一次又一次的性欢娱非但没有满足我随着生理的发育成熟而增长的性欲,反而更加刺激了我对性的渴望,她多年受压抑的欲望也因为找到了宣泄口而变得一发不收,我们千方百计地寻找着任何一个可以抓住的机会,享受着这不可见人却对我们来说又是无与伦比的欢乐,因为军是由外婆带大的,他外婆家在郊县的一个小镇上,军每个月都会抽出一到两个星期天去外婆家看望她,这一天就成了我们幽会的最佳时机,对我来说像是过节一样,每次他一走,我们就迫不及待地黏在一起,那个年龄体内仿佛有一股永远也无法抑制的热流,不停地想往外涌,她诱人的身体和无限的温柔为我的欲望火山提供了完美的宣泄渠道,每次我想要的时候,只要她方便,她都想方设法予以满足,而且当它得到满足,从她体内抽出时,她从不吝啬对它的赞美!对我的纵容也是无限的,那个时候是不可能像现在一样可以轻易去开房的,因为居住环境的问题,我们经常得千方百计乘她家没人的时候,有时很久没有这样的机会,我们会在隔天约好后她在第二天下午请半天假回家,而我则逃半天课,我们就抓住这半天的偷来的时间尽情享受着肉欲带给我们的无限快乐,两个肉体纠缠在一起,就像明天世界末日就要来临一样,我那根崭新的雄器无休止地在她的肉洞中出入,除了高潮后的疲软期,仿佛永无餍足。出于安全考虑,我们会在连续几次性交后,在我的阴茎再也无力勃起后分开,有时会发生这样的情况:等回到我的家,过不了几分钟,当我在家独自回味刚才的快乐情景时,它又不由自主地硬起来了,我就会马上跑回她家敲她的门,她慵懒地从床上起来给我开门,我再次向她求欢,她笑骂着拒绝,我不理会她的抗拒,最后在她半推半就中重新褪去她的衣裤,骑了上去,她也再次欢快地呻吟起来,这样的性交对我来说其实已经不是单纯的肉体享受了,因为经过下午多次重复性交,阴茎头已经不再敏感,抽插带来的快感大大降低,甚至有些轻微的疼痛,可她美妙的呻吟,在我身体冲击下晃荡的双乳,和随着我抽插的阴茎被翻进翻出的阴唇,对我的视觉和听觉产生了极大的冲击,构成了强烈的刺激和享受,看着下面如痴如醉的女人,感到自己就是她的征服者,也许是男性对女性的天然施虐本能,我不断压制自己的射精欲望,将全部力量集中在阴茎上,一次比一次用力地对身下的女人进行冲击,女人的呻吟逐渐由婉转变得高亢,达到了高潮,她突然变得僵硬的身体和大量流出的阴道分泌液告诉了我她已经进入了极乐的巅峰,而我则依然不停地保持着冲击,身下的女人则从一个巅峰进入又一个巅峰,当她喊出;“你要把我日死了!日死我吧!”的时候,女人进入了半昏迷状态了,她已经成了一个沉迷于性高潮享受的雌性动物,已经抛开了所有的道德羞耻感,虽然我已经射不出精液,但此时的感觉自己就是这个女人的主宰,她已经成了我的奴隶,这样的精神享受远甚于射精时肌肉收缩所带来的生理快感!和她一起的日子里,她培养了我的性能力和性技巧,让我对女人的性心理和生理过程有了很深的了解,以前总以为性交是一件很羞耻,女人很抗拒的事,她让我知道了性是一种多么美妙的享受,而且女人也很渴望,这对我以后塑造和女人交往的自信心起了很大的作用。在整个钟学期间,我没有染上几乎所有男孩都有的手淫习惯,也从未有过梦遗,性发育得比所有同学都健康。唯一带来的不好的结果就是从此对年轻女孩没有性趣,眼光专注于那些已婚妇女尤其是30岁以上的妇人。


  当我考上大学后,不得不离开家乡前去上学,我们的关系不得不告一段落。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