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tataxx.com 小青的故事_校园小说

小青的故事_校园小说
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小青的故事



這天下午,小青匆匆地趕去赴「外遇」情人的幽會,在開車的路上,她腿間的褲子就己經濕透了淫液,黏黏地沾在他熱熱的陰戶上,令她一面開車一面不斷地在坐位上扭著屁股了。雖然兩眼望著的,是公路上擠滿的車陣,但她腦子裡想的,卻是一幕幕綺麗的男女交歡的景象,和那陣陣不絕於耳的淫聲浪語呢!而在那景色中的女人,當然總是小青她自己,但那男人呢?卻是常在她腦海中出現的、那個讓她每次在床上,都禁不住春情大發、慾火高熾的、貪婪於肉體享樂的,一個玩家,她目前的「外遇」對象,她的現任「情人」哩!


尤其是在這個想像中,她總是會在快感襲來時,完全失控地高啼著,狂喊著愛慾的呼號,什麼淫浪的髒話都說得出來,什麼無恥下流的動作都會禁不住地做了出來,澈底成了個蕩婦般的女人,瘋狂地放浪形骸到了極點似的,顛三倒四地、昏頭昏腦地喊著、叫著……。而她底下,陰戶的嫩肉被男人的大陽具插得翻進翻出、淫液四濺、橫流、淌滿了整個的屁股時,楊小青也就會像失了魂一樣,整個身子振蕩、顫抖著,張開了大嘴,放聲高呼著高潮了。


可是,楊小青她之所以會像今天這樣,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而是由來有自,慢慢一步步地、演變所致如此的。只不過,她僅管已成為找尋「婚外情」的、「紅杏出檣」的女人,但同時她也像許多有外遇的女人一樣,仍然「維持」著一個有「美滿家庭」的、「賢妻良母」的形象呢!


在「外人」的眼中,她和她那個成功、富有的生意人的先生,是令人羨慕的、天造地設的一對。不但兒女都個個成長為優秀的青少年,而且家中財產萬貫,豪廈名車,錦衣玉食,樣樣俱全,加上她日常的生活中,還安排了一個在她先生公司裡總管會計與出納的「老闆娘」的職位。每天她開車到離住家不遠的公司去「上班」,不會無所適事的感到「無聊」。此外,她先生還會在經年出外做生意的日程中,安排每隔幾月就「回家」一次,與她共享「天倫」,和每年暑假都必定相偕到外地的「觀光」、「渡假」呢!因此,作為「張太太」的楊小青,她在一個正正經經的、循規蹈矩的富貴人家的「賢內助」的外表之下,還是一個在外頭偷男人、讓丈夫「戴綠帽」的、如假包換的、人盡可夫的女人,就在這「裡」與「外」的「對照」之下,顯得格外「諷刺」和十分耐人尋味了。


當然,在這故事一開始就來檢討楊小青的「行徑」,未免有些失之公道。還是讓我們看看她目前的狀況,再作議論吧!


原來小青現在赴約「幽會」的男人,是她第二個「外遇」的男子(她生命中的第一個除了丈夫以外的男人,是一個曾經在她公司做過事的,由台灣來美的老中,但由於她從別州搬家到加州來,而他仍然留在原地,加上她搬來不久,就跟上了這現任「男友」,所以也自然與「第一任」不再「來往」了)。正好,現任男友和小青在同一個城上班,也是個已結婚的,有妻有小的老中,所以兩人的「幽會」的方式和內容,就與以前跟第一任男友會面時一樣,在「偷到」機會的時候,便約了到那種專門給男女作「幽會」的賓館去開房間,上床做那種事了。


僅管如此,小青她現在跟這個「男友」所做的「好」事,卻遠比和她第一任時所做的,要精彩得多上百倍,她也更是日思所夢地,百倍地盼望著、期待著和他上床、和他纏綿、沉醉在肉慾的享樂之中,而變得每日朝思暮想,夜夜渴求著交歡雲雨之事,到了幾近乎「走火入魔」的地步。也難怪她現在在赴約途中,就已在腦海與男的搞著「翻雲覆雨」的「性行為」,而濕透褲子。


其實,這緣因是一點也不難懂的,原來她的這位男友是個「性經驗」豐富,臨床技巧高超的,床上的「玩家」,在每次他倆的「幽會」中,不但搞得她神魂顛倒,欲仙欲死,享盡肉慾的滿足,還更會以變化萬千的「玩」的花樣,帶領她嘗試不同的「感官」的滋味,教導她各式各樣的「床上」的技巧,使她領悟到原來人生之中,在男女性愛的關係裡,除了身體上的性器官接觸之外,竟還會有如此消魂蝕骨的「體會」、如此教人神往的、美妙的趣味,自然也就更加樂此不彼地沉溺於其中了。


像昨天晚上,男人打電話給她約今天的「幽會」時,在電話上,光是以言辭的挑逗,就將正在床上想念著他的小青引得春情蕩漾、淫慾高漲了,一面和他講話,一面也捺不住地以手撫摸著自己的身體某部位,同時還嬌滴滴、喃喃地、像呻吟般地和他對應著談話,以致於當一掛下了電話聽筒,她就迫不及待地劈開了雙腿,瘋狂地自慰起來,直到她急叫出了高潮,才昏沈沈地睡下去,在夢中期待著次日的見面,盼望著和他上床玩那種他所提議的,令她神往不己的、嶄新的搞法,和他所描述的,洋溢著無比春光的激情了……


因此,當此刻小青在剛抵達約會地點的停車場,將車子停好在一顆大樹旁卻未熄火,只是藉著車子面朝大馬路和旅館入口的地位,等候她「男友」的到臨時,她的思緒就又陷入了那種綺麗的暇思裡,而難以自拔了。尤其是她記得昨晚在掛上電話時,他叮嚀著要她在見面之前,就先將自己「准備」充分;要她在心中陪養好和男人外遇「幽會」的「情緒」,然後把已經濕透了三角褲,呈現在他眼前,讓他好好欣賞她這種表面上是「規規矩矩、貴夫人樣的張太太」,卻是一個「如假包換」的「蕩婦」的模樣。


其實,根本用不著男人的提醒,小青自從在有過偷情的經驗以來,每一回和情人的「幽會」,她都會在事前就已經先「準備」好的。而現在,果然也不出男人所料,光是被「期盼」、「等待」的心情催促之下,楊小青兩條腿子之間,真的早就被淫液所沾濕得一片氾濫,浸透了三角褲的質料,黏貼在她陰戶的肉摺子上,令她體內產生一種無比空虛、奇癢難熬之感,真是恨不得就馬上要脫了褲子,把腿子大大分張開來,被一根又大又硬梆梆的棍子塞進去,讓自己清楚地「體會」那種和「情人」上床,與跟丈夫「敦倫」的,「天壤之別」的不同的感覺了……


乘著在大樹旁視線的隱蔽,和汽車旅館此時幾乎全無來客,整個停車場上只有寥寥可數的三部車子,也無人會打擾到她,小青就一面向前盯著旅館入口,等她男人的到來,一面將手探到裙子底下,伸進自己微分張開的兩腿間,用手指頭觸摸著三角褲上最潮濕的地方,輕輕地扣刮在那黏貼於自己陰唇肉上的,滑溜溜的質料,再稍稍加力將指頭壓著三角褲,嵌入了肉唇間那條細細的肉縫,順著它上上下下地搓弄起來……


她兩眼微閉了上,敏感地覺得指頭的搓弄,穿透過三角褲,強烈地經由陰唇、陰核傳送到自己體內,引發出最難以按捺的「快感」,便像失控了般地,將屁股在車子座位上扭著、磨著起來了。而同時,她的心裡,也彷彿「吶喊」地叫著︰「啊!寶貝!我……我都好……好那個了喔!……也好想……要那個了耶!」。在這樣逐漸興奮的狀況下,小青彷彿就像聽到男人附到了自己耳邊,追問道︰「是嗎?一想到要跟情人幽會,你就按捺不住身子裡的興奮啦!?」小青在車位子上的屁股扭得更凶了,心裡連連叫著︰「是嘛!……就是嘛!寶貝,我……我一想到要跟你……我就會……好迫切,……就要把腿子張開了!」


像這種對話,是自從小青跟這男的「有洩」以來,經常在彼此挑逗、調情時所用的方式之一,不管是兩人在電話上互通款曲、或是見了面,陪養著即將「上床」時的氣氛,甚至於已經如火如荼地「搞」著之中,他們都會樂此不疲地,以極度露骨而淫穢的對白,來增添「交歡」的刺激。尤其是小青她本來在床上時,一向就十分的「自覺」,不敢主動以言辭表達心中或身體上的感受,要靠男的不斷勾引,才會羞答答地回應。因此,在這男的細心教導下,她逐漸試著主動講話,才慢慢地、愈來愈會表達,愈來愈純熟地展現她那種「床上的」風韻了。


而現在,楊小青她一個人在車子裡,光是幻想著他們之間的「對白」,就已將自己引得性慾更高漲、更熱烈,乾脆把短裙撩到肚子上,曲著膝把腿子向兩側大大地分張開來,勾開了三角褲襠,急促地以手指頭在自己的肉縫上搓拈著,一面在心裡歎叫著︰「天哪!……寶貝啊!我……我都快要忍不住了!……我……一想到要跟你……幽會,我底下就……就變得好濕,好會流水了耶!」。


她將手指頭滑進肉縫,插入了自己的陰道裡,大大歎出聲來︰「啊!……啊喔!……寶……貝!」然後就瘋掉似地手淫起來了……小青在車子裡一面「自慰」,一面仍然不時半睜著眼,朝旅館入口瞟著,心裡頭急迫地喊著︰「寶貝!快來嘛!……快點來嘛!不要讓我再等了嘛!人家……都快要……急死了!……」


她半閉上的眼中,彷彿見到了男人以手握著他那根大大的肉棒子,正對著自己一面搓揉,一面笑咪咪地問道︰「是嗎!?這麼急著要的,是要什麼呢?……」。被男的這樣一問,小青她就更是焦急無比地哼出聲來,嬌滴滴地應著︰「要……要你的……那根……那根東西嘛!寶貝!……」她的手指頭一面急促地抽插著自己,一面迫切地呼喚著︰「寶貝!給我嘛!我……好需要它喔!我裡頭好空虛,好需要被填滿喔!……」


男人接著又追問道︰「是麼?要被什麼填滿啊?你說出來,告訴我!」小青臉都漲紅了,又羞又媚地撅起性感的唇,嘴角勾彎了說︰「要……要那根……那根硬棒棒嘛!……寶貝!你……你知道的嘛!……還問那麼清楚幹嘛呢?!」她彷彿看見男人更曖昧地笑了,將手裡搓著的陽具朝自己更湊近了些,淫邪地裂著嘴說︰「我就是要聽聽看,你學會了正確叫它的叫法嗎?……你難道……忘了嗎?……」小青也笑了,咬了咬下唇才裂著嘴說︰「你就是要……要聽我叫……叫……雞巴啊?……那……人家還……還沒叫習慣,還……還是好叫不出口嘛!」可是她心裡頭卻早已經急得不得了,早就已經吶喊著︰「寶貝!……喔!……寶貝!我要雞巴,早就要雞巴了嘛!」……




小青的「故事」(2)




就在這時,男人的車在旅館入口出現了,小青心裡一震,連忙抽回了正在自慰的的手,對來車揮了揮,看見男的已見到她點了頭,才忙把自己的裙子抹下,一面瞧著他將車停在櫃台室前,下了車進去「登記」開房間,一面自己對著反射鏡,將那微微散亂的頭髮攏了攏,看看自己剛剛沉溺於自慰,尚未恢復的「模樣」,心裡想著︰「天哪!還好他……及時來了,不然,我可就要忍不住……結束了哩!」


和上次一樣,小青緩緩地將車子跟隨著男人的車,駛到旅館後方的停車場,靠他車邊停好,然後下了車,偎入已在她車邊等著的男人懷裡,仰頭輕輕喊著︰「寶貝!……到現在才來!人家……差點又要……快忍不住了哩!」男的低頭輕吻了她的黑髮,一面摟著她的腰往房間走去,一面附到她耳邊說︰「這才好呀!我就是喜歡你的這種調調哩!……你每次跟男人『幽會』,愈是在事前忍不住,等到上了床之後,也就會變得愈風騷,愈浪蕩的……討男人歡心呀!……對不對?……」


楊小青的小手掐了一下男人腰間的肉,輕聲嗔著說︰「你好壞!……就愛損人,人家在旅館樹下等你,等了超過約定時間快半小時你才到,那……我都以為你又要來不成了……對了,你跟你老婆請假准了多久?……幾點以前要回去?」


男人答道︰「我……獲准今天可以不必回家吃晚飯,所以……應該有三小時吧!……怎麼樣,三小時夠不夠……你玩?……」說著,他摟緊小青的腰,輕吻在她的臉頰上。


小青的心放鬆了些,輕聲嗯了一下,嬌滴滴地說︰「這還差不多……像上回,兩小時都不到,就急忙的要分手,那才掃興呢!……」她偎緊在男人的身旁,抬頭望著他,媚媚地問︰「那今天……你會不會給我……玩……很久很的……那種?」男人的大手掌捧住了小青的一片臀瓣捏了捏,笑著應道︰「那還用說嗎?……張太太……要是我沒猜錯……你底下的三角褲大概已經濕透了,裡頭也迫切地急著要男人把大傢伙插進去,立刻填滿你飢渴不堪的空虛、灌注到你乾涸已久的、幾近枯萎的那口井裡了吧?……小寶貝兒!我說得對嗎?」


男的開了房門,兩人進去後,才剛關上門,拈亮了燈,小青就已迫不及地攀著他的頸子,將身子緊緊貼住了他,抬起頭嘟著嘴唇說︰「你真的好壞唷!寶貝,把人家講成這樣……好像……好像沒你就不能活了似的……」但說著時,她早已把小腹更緊貼著男人腹下的隆起,蹭磨起來,兩眼也半瞇了上,輕哼著︰「嗯……嗯……啊!……寶貝!」


雖然口裡這麼說著,但小青她心裡明白,自從開始背著丈夫搞外遇以來,自己的行為,早已和那種空虛難耐的蕩婦沒有兩樣。而且是愈搞愈要得厲害,對「性」的需求也愈來愈強烈,從她和第一任男友每十來天見面一次,見了面吃吃飯,或喝杯咖啡,到後來在車子裡面肉體接觸過,就總會在約會時,兩人在車裡接吻、親熱、也撫摸到肉體亢奮得不得了,最後終於到旅館開了房間,上了床。之後,每次的「幽會」,都少不了要跟他「性交」了。而這回,和現任的「情人」有洩以來,小青她就強烈地感到,十來天見面一次的頻率,實在太少,太不夠,而總是盼望著、要求著更多,更常見面的機會。當然,也因此特別迫切地覺得要男人的慾望,日日夜夜都不能停,真的和少了它就不能活了似的。


男人的手由她背後往下摸到她短裙上方,握住了她纖細的腰肢,陣陣捏揉著,一面在她耳邊說︰「難道不是嗎,張太太?……難道你還能否認,你的需要,早已像上了癮的人一樣,一天都少不了嗎?」小青被揉得愈哼愈嬌,屁股忍不住開始扭著,一面爹聲應著︰「噯喲……寶貝!……那……要怪,還不是要怪你嗎!……誰要你在電話上那樣逗人家?……害得我瞇瞇糊糊的……才跟你……坦白了我的需要嘛!……」


小青指的,是昨晚在電話上,她被男人的「言辭勾引」,而坦承了自己在「性」的方面,早就已經像上了癮的人一樣,如果一天沒有的話,就會跟活不下去似的好「難以度日」。她還說她現在已經變得有如「性飢渴」般的,動不動就想要,而稍一想到,身子下面就會像點燃了火,生出耐不住的性慾,稍微再厲害一點的時候,都會濕透了三角褲子……所以男的也才在昨晚電話上,那樣叮嚀著她,要她在見面之前,就先把自己「濕潤」了,為今天的「節目」準備好。而現在,小青提起昨晚的電話時,男人的雙手,已撫到了她的臀上,隔著她的短裙,捧住她兩片屁股肉瓣,抓、捏、搓、揉著,惹得她更加向後挺著臀,湊在他有力的大手掌中,旋著、搖著,同時也更嬌媚地、更大聲地呻吟了起來……


興奮的男人,喘出熱騰騰的氣息,噴在小青的耳畔,令她不由自主地哆嗦著、顫抖著。這才又聽見他追問道︰「哦?……你怎麼能怪我呢?那種話,是你自己主動告訴我的呀!……你不是還說了,那都是因為你丈夫常常不在,讓你獨守空閏太久,才使你變得耐不住空虛嗎?」小青知道男人說的是事實,但她仍然還是抱緊了他,以嬌滴滴的嗯聲應著︰「那……那雖然也對,可是我……我還不是只有在跟了你以後,……我才……才變得好……好那個的啊!……誰叫你……每次在床上……都把我弄得……好……好瘋狂……,好……頭都昏了,……才變得……好貪心……、好不知足的……一直要、一直要了嘛!?」


她抬頭對男的兩眼又更媚兮兮地瞟著,勾著唇「逗」著他說︰「還有……還有你這個……這麼大……又好會硬……好會弄……好久的……熱棒子也是的……我……我每次一被它弄過,我就怎麼也忘不了……它,……想得都……好要命喔!」說這話時,小青的手就向下伸到男人的褲襠,隔著褲子緊緊壓在他那硬漲的條狀物上,揉擦著……又將手掌摀住了它,握著它搓呀搓的,同時自己也更亢進地由鼻中咻咻喘出熱氣來了……男人被小青這樣一「逗」,立刻笑了起來,一面引著她的小手,叫她隔著褲子搓弄著陽具,一面問道︰「是嘛?張太太!……是因為它又硬又大、又能持久,才令你瘋狂、難忘嗎?」小青被問得兩頰發熱,但她的小手卻在男人硬棒上搓揉得更殷勤,更賣勁兒了,她抬頭呶起嘴爹聲爹氣地媚笑著說︰「寶貝,當然也是……也不是啦!……還有……是因為你教導了我、訓練我學會了床上的……那麼多的花樣、和技巧嘛!……不然我……我還真不曉得如何享受男人的……硬、大、和耐久,也不會懂得如何取悅、討男人歡心呀!」


她說著,就把兩支手都捧住了男人的硬物,用力搓呀搓的,還先低下頭瞧了瞧,然後才仰臉撅起唇來,對他嬌滴滴地說︰「寶貝!你的……今天好……大唷!……摸起來,也好硬喔!……我看我今天……恐怕又要……吃它不消……要被它整死了咧!」聽到她這麼樣說,男的笑了,把手掌撫到小青的胸口上,按摩著她微小的乳房,一面瞧著她如花開般的臉龐和表情,一面對她說︰「就是要讓你在它的……威風下,受不了、吃不消,你才會享受那美妙、夠味的滋味,才會讓男人過癮……討得他歡心呀!你說對不對?張太太!?」


小青的兩眼閉了上,一副沉醉在乳房被撫弄的快感中的模樣,呻吟著,嗯哼不止的迸出嬌聲來,待到男人的手指隔著她的上衣、乳罩,將她的奶頭都拈硬了,挺立起來時,她整個身子便無力地癱軟在男人的臂彎裡,被他引著,而步履蹣跚地向床邊走了去……




小青的「故事」(3)



房間裡,小青坐在床沿,仰頭看著男的站在她面前。他褲頭的「隆起物」挺得高高的,正對著自己的臉。小青覺得自己兩腿之間,像點燃了火似地發燒了,她望著男的,見他也正低頭注視自己,不禁油然生出一種扭捏,便低下頭去,以手攏了攏頭髮。這才感覺到男人的手,撫到了自己的臉蛋上,然後托起下巴,使她又仰起了頭。看著他曖昧的笑,小青便極為不安地說道︰「寶貝!……我……你這樣子一看我,我就……好……羞了喔!……你……你不要……這樣子看……人家嘛!」男的哈哈笑出了聲來,抓起小青的兩手,拉到他褲頭上,當她不由自主地棒著他的「隆起物」搓揉起來時,才反問道︰「羞?你羞什麼?……我當你是已經忍不住,等不及就要男人的硬傢伙了呢!……不是嗎?……剛剛你一見到我,不就是這麼講的嗎?怎麼到了床頭,就又假作害羞呢!?」


小青的臉漲紅了,但她兩手卻主動地伸到男人褲頭皮帶上,將它解了開,然後鬆了褲扣,把拉煉拉下,一面伸手進去摸索男的肉棒,一面仰頭先咬了咬唇,才不好意思地說︰「唉呀!寶貝……人家……人家還不習慣……這樣子,做這種……偷偷摸摸的……事情時,還……還跟恬不知恥的……蕩婦一樣嘛!……」


但是當她撈出那根大肉棍子,立刻迫不及待地握住它,兩眼盯著,瞧了一陣,就將上身前傾著,以臉龐貼了上去,然後又抬起頭來,對男的媚著眼,瞟呀瞟的,像是要說什麼,卻又像說不出口似的,只是輕撅著薄唇、勾引著嘴角。於是男人由她後腦勺子勾著她的頭,眼看著她似乎十分熟稔地扶著陽具,將龜頭引到了自己微啟著的唇邊,才對她笑問道︰「還羞嗎?……張太太,還不習慣嗎?……你瞧你,現在都要主動吸男人雞巴了,還害什麼臊呢?」


楊小青沒理會男人的話,只顧著兩眼一閉,伸出舌頭,舔吻到男人圓突突的大龜頭上,再以舌頭繞著它滾了滾,然後滑著唇將它含進了口裡……


楊小青閉著眼,吮著男人龜頭時,她腦子裡已經就一片混沌地轉了起來。什麼思緒都已被推到一邊,不再存在,就好像只有這顆圓圓大大的肉突,是唯一的「真實」,充塞著整個口腔,令自己不得不用力吮吸著它……。這時候,男人又問著說︰「還羞嗎!張太太?……任何人要是看見你現在這麼迫不及待的、主動吸男人雞巴的模樣,都不會相信你也還是個會羞答答、會害臊的,貴夫人吧!」


小青聽了,仰頭睜開眼望著在上方的男人,見到他那種存心調侃自己的表情時,就發現一種見不得人似的感覺,湧上心頭,而更加羞愧到兩頰都漲紅了……但也正因為此,她更是緊緊地把嘴唇匝在男人硬梆梆的肉莖上,狠命地吸著它的大龜頭,同時還一面左右左右地搖晃著頭,一面由喉嚨裡迸出了尖細的嗯哼聲來。


男人哈哈地笑著說︰「啊!太妙了!太美妙了!……你這種樣子,真是難以形容的美妙啊!……誰會知道,你是在否認你是個貴夫人哪?……還是……羞愧於你自己的行為,和你迫不及待的淫浪呢?」


被「調侃」著的楊小青,雖然明白「情人」是故意用這種言詞來刺激、挑逗自己的,但她還是禁不住打心底裡,產生一種被輕蔑、遭侮辱的感受,覺得羞赧、慚愧到了極點。終於她忍不住激動,抓著男人的肉莖,吐出了大龜頭,深喘了一大口氣,歎叫著︰「天哪!寶貝!……我羞啊!……我羞死了嘛!……我……早就不是什麼貴夫人了嘛!……我早就……迫不及待的……要男人……的……大東西了嘛!……寶貝!……我……我背著丈夫,跟男人開房間,上床,早就不知羞恥,不要臉死了嘛!……」


她緊握住男人陽具的小手,用力上上下下地搓著它的肉莖,一面更仰著頭,呶起唇來,兩眼淫兮兮地朝男的瞟著喚道︰「寶貝!……可我……我就是因為……這樣子在外面偷……漢子,……我也才愈感覺羞恥,愈會性慾亢進、興奮得……底下……也好會濕……好會流水了!……寶貝!……你昨晚不是說,要在我們幽會前……看我的底下……為了準備好給你……玩……而濕透……三角褲的模樣嗎?……寶貝!……我……我現在……底下……如你所料,如你所想要……看的……一樣,早就濕得……氾濫成災了耶!」


到了這晌兒,男的也不急地,哄著似地對小青說︰「喔!那好極了!待會兒,等你吸雞巴吸夠了,咱們再好好地欣賞它,欣賞個夠吧!」


小青將兩眼閉了上,嘴巴大大張著,仰頭承著男人的「巨棒」在她口中的進出,同時也不由自主地,將自己的屁股,在床上款款地扭了起來……她一面聽著男人對她「口技」的讚賞,一面隨著他迸出的「享受」般的輕吼,自己也禁不住興奮地嬌哼出聲來。……


在這渾渾噩噩之中,她彷彿像身外的另一個人,看見了自己此刻巴著男人,仰著頭、張著嘴,像一個「容器」般地,被他那根粗大的陽具,一戳一戳地插進去、抽出來、又再插進去、抽出來……而那個男人,先是以手托著她的頭,將她往自己的肉柱上推送著,然後,又換成以手揪住她的一頭黑髮,扯著她,往那又粗又長的棒子上連連拉著,使她受制於他的操縱,完全不能自主地,只能大張著嘴,在被插入時,喉中迸出哽噎的聲來,又在陽具抽出時,嘴唇緊緊巴著它的肉莖,被拖扯得整個上下巴都突得長長的,而由她喉中迸出來的聲音,則換成了尖細、高昂、卻又婉轉的呻吟了……


男人興奮地低吼著︰「真好啊!你這張……真會吸男人、吃雞巴的美妙的一張巧嘴!真是能叫男人舒服、享受、陶醉哪!……張太太!」,同時他還更劇烈地扯拉著小青的頭髮,將她的頭往自己陣陣挺送的陽具上「慣」著,又一面瞧著她被搞弄得楚楚可憐的模樣說︰「你也就是愛這樣子……被男人插的!對不對?……張太太?你的這張嘴巴,生來除了吃飯、使喚人、和打電話之外,……大概就是專門要給男人的雞巴插的吧?」小青承著那根抽插在嘴裡的大肉棒子,每當它深深戳進自己的喉嚨裡,感覺著那顆大龜頭的撞入,就像要撐進了食道一樣,幾乎要令她哽噎不住,嘔吐出來;但是,每當男的陽具往外抽出時,卻又令她禁不住感到像整個人的魂都要被抽走似的,而拚命地巴住他,猛吸著他那支硬棍子,吸到她兩眼緊緊閉了上,眉心都蹙糾在一起,同時左右左右地搖著頭,由喉嚨迸出了更激烈、更高昂的嗯哼聲來……


然而,男人還是將陽具由她嘴裡抽了出去,引得小青喉嚨裡剎那感到無比空虛,立刻兩手緊巴著他的屁股,仰起頭來,一臉急迫地大張著嘴,呼喘著、大叫著︰「寶貝!……不要……不要抽走它嘛!……我還要啊!……給我!……給我嘛!」


男的笑了,命令似地說︰「那你說啊!……回答我啊!答得好,我聽了喜歡,自然就會再插你的嘴臉,給你吃雞巴,滿足你喉嚨裡的性飢渴,但你要是答不好,也就別怪我讓你等著,讓你空虛難耐嘍!」小青被逼急了,只得連連應著︰「……好嘛!……我說……我說就是了嘛!寶貝!……我……我的嘴巴……生來就是……要給男人……插的嘛!」說著一邊仰頭大張了嘴,像是等待著要被什麼插入似的。


但是男人並沒有立刻將陽具插入她的嘴裡,而只是以手扶著它的肉莖,將那顆碩大的、圓突突的大龜頭抵在小青的臉龐上,在她嘴角、鼻頭、和面頰邊塗抹著,引得她仰頭像追索著它似地左右搖著,同時一面噘唇喚著︰「寶貝!……寶貝!給我嘛!……插進我的嘴裡!……給我……吸嘛!」


叫得男人十分得意地又笑著問道︰「張太太!……瞧你這付德行!你真的有這麼急啦?……還是裝出來討我的歡心而己呢?」小青睜大兩眼,以一副淫蕩兮兮的眼神瞧著男的,噘高了唇嬌滴滴地應道︰「都有嘛!寶貝!……人家早就急迫得……濕透了褲子,準備好了要討你歡心的嘛!……你……你怎麼都不會……急呢?……寶貝!?」


「哈哈!哈!」男的一聽她這麼說就大笑出聲了,以更為得意的表情說︰「啊!這就是我跟你前任男友不同的地方啦!張太太……他是個急色鬼,一見了你就要上馬,而我卻得沉得住氣,才能夠一步步地引你到那種『快樂』的境界啊!……否則我若是和他一樣的話,豈不早就洩掉了身,軟趴趴的,又如何來使你『欲仙欲死』呢?」說著時,他將小青的雙肩扶著,低下頭吻到她的耳邊,一面輕輕將她推倒到床上時問道︰「怎麼著?還是在想著『他』嗎?」


小青熟稔地、幾乎不自覺地踢落了兩腳的鞋子,縮曲了雙腿,被男人推著仰躺上了床。但還是應著他的問話,朝他瞟了一眼,又漲紅了雙頰,羞慚地、嬌媚地囈道︰「沒有啦!……寶貝……人家只是……好……好奇怪,……你怎麼那樣好能……好能等喔?」而說著時,她也主動伸出兩臂,勾住了男人的頸子,媚兮兮地又歎著說︰


「喔!寶貝……!我……有了你才真幸運,才真好哩!……而他……也真的就是那樣……不能等,每次好快的……一下子就流掉了……每次我……都還要用嘴巴……吸到他再硬,我才有滿足的機會哩!」男的笑著調侃似地又說道︰「那不是也正中你意,正符合了你對口交的偏愛嗎?……而你們倆的配對,其實也算天作之合的嘛!」


小青她更羞慚得滿臉通紅地嗔道︰「唉呀!……你好壞唷!……怎麼那樣說人家嘛?我……跟他……就是因為他……太不能持久了,他……才教我……用……嘴巴的嘛!而且那也是在……他教會了我以後,我才開始……開始……」她羞得說不出口了,等到男的接口道︰「開始愛吸男人的雞巴了,對不對?」才鑽進他懷裡,嬌哼著、點頭承認了說「就是嘛!……寶貝!你……你壞死了!老是故意要弄得人家羞愧到……抬不起頭來,你才滿足呀!?」


男人將小青的頭由懷裡推了出來,笑咪咪地對她說︰「好啦!張太太,別再害臊啦!做為一個女人,愛吸男人的大雞巴,又有什麼可羞的呢?再說,你能以貴夫人的尊貴之口,吮吸一根早洩掉的陽具,使它從軟趴趴的狀態,重振雄風,也一定說明了,你口交的技術,絕對是滿不賴的吧!?」這話說得倒令小青笑了起來,但還是含著羞卻似地,眨了眨眼才說︰「他……他倒也真的有這樣子……講過我……說我的嘴巴很……很會……就是了,……不過,寶貝!……真的我……我還是在跟了你以後,每次吸……到你的……好會硬的……棒棒了,我才……才真的好……好愛……這樣子的嘛。」


這麼說著時,小青的兩腿之間早已又興奮地潮濕了起來,心中湧上一陣激動中,她緊緊抱住了男人,兩眼閉了上,嘶喊著︰「喔!……寶貝!……親我,親我嘛!」


男的吻住了她,把舌頭伸進了她的嘴裡,一抽一插的,將她引得喉中連連嗯聲大作了起來,也狂熱地回吻著他,並且不安地蠕著她在男人底下的纖軀,直到兩人的嘴巴一分開來,小青她就立刻急呼著︰「喔!……寶貝!……寶貝啊!我底下……底下都……濕透了!……喔!……天哪!……寶……貝!!……我……我的三角褲都……黏到……屁股上去了啊!」


男的笑了,翻身半側著,將大手撫上了小青的胸,按揉著她的小乳房,隔著她的衣服捏弄她已挺立的奶頭,一面讚美道︰「這就對啦!張太太,現在你終於可以把你三角褲呈現給我欣賞了吧!」說著時,他的手摸到小青的膝頭上,沿著她的大腿向上往窄裙底下伸了進去,就在小青不由自主地微分著兩腿時,探到了她大腿盡頭,以手指觸到她三角褲上盡濕的一片,開始扣刮著……一面也以另一隻手撥著她的膝頭,使她曲彎了腿,向外更分張了開,分到她大腿撐緊了的窄裙都向上蹭擠著,一直到她整個體都露出來,呈現在男人的眼前了。


敏感地帶被男人這樣一觸,楊小青的兩眼立刻半瞇了上,一面哼著,一面陣陣地夾著屁股肉瓣,但是仍然維持著兩腿的分張,好讓男人的手指運動。然而很快地她就受不了這種刺激,將兩腳蹬著床,把整個屁股都向上湊合男人撫弄著的手,拱抬起來,旋扭著、落下後又在床上磨呀磨的了……


男的一面扣著,一面對她笑咪咪地問道︰「舒服了吧!……張太太?……喜歡這種玩法嗎?……」小青半睜開媚眼,風騷十足地囈著︰「嗯!……嗯嗯……!!好舒服喔!寶貝!……你……真的……好……好會摸哦!引得人家都……都好那個……死了!……」


一面扭著屁股,一面寫滿了一臉難耐的表情,小青嬌滴滴地繼續叫喚著︰「啊……寶貝!你的手指頭……弄得我……哎唷!……都快要……受不了啦!寶貝!」


男人一面快速地以指頭扣弄著她的陰戶,同時他也一面應著她的呼喚,反問著︰「嗯?……喜歡了嗎?……想不想痛快地出了?……張太太?……還是需要更被挑逗得再亢進些、更性慾高漲些呢?……」小青她這時已接近瘋狂,急呼著︰「是嘛!……我要!……我要嘛!……喔!……不!!……不要!……寶貝啊!……天……哪!不要讓我……這麼快就……出來啊!……啊!!」但她的屁股,卻早已連連振著,完全停不下來了……


這時,男的緩下手,移到她飽滿突起的陰阜上輕輕撫摸著。小青這才喘出一口大氣,下體雖不再狂扭,卻還一顫一振的抖動著……她兩手抓著男人的臂膀,雙眼又媚又蕩的、淫浪不堪地瞟著他,訴著說︰「天哪!寶貝!你……簡直是……太會玩女人了!……才被你……一摸,我差點就要……洩出來了!寶貝你……好厲害唷!……」


男人笑了,兩手移到小青的大腿內側,稍加用力向外推壓著,使她兩腿劈分得更開,清楚地呈現著三角褲正中央的那一大片被淫液浸濕透了的「水漬」。他兩眼緊盯著「欣賞」了好一陣,才得意洋洋地笑道︰「嘿嘿!應付像你這種女人,不厲害一點的話,恐怕還不行哩!」


說著時,男人就將小青的兩腿用力一直推到她下身折捲曲著,整個屁股都抬離了床面,懸在半空,而大分的,翻得朝上的兩條大腿後側,就像一張雪白的平台,在雙腿的中央,那條緊匝著她下體的白色三角褲,則是以浸濕了、幾乎到半透明了的地步,裹著、貼著、也更鮮明地突顯著她肥腴的、豐滿的、陰戶肉瓣,真是美極了。尤其小青她此時身體的姿勢,整個人在被扯出了、卻未脫掉的上衣、和因為腿子大大張開,而使得那條窄裙卷裹到腰腹上的襯托之下,呈現出來的無比不堪、卻又極度性感、艷麗誘人的模樣,令任何人見了,都會要讚歎不已了!


到這時,這個「厲害」的男人,才一面以挺直了的手指頭,抵到小青陰戶中央的肉縫上,隔著被淫液浸透的三角褲,往她凹陷的肉洞裡頂下去,陣陣戳弄起來。


小青禁不住刺激,大聲高呼著︰「啊!……我的……天啊!……別這樣逗我嘛!……再逗下去,……我會要……受不了的啊!……寶貝!……求求你!……乾脆把我褲子……脫了……插到我裡面去……算了!求求你!!……脫掉我的……三角褲!……插……我吧!」


男人大笑了起來,但卻未應她所求,只以手指勾開了小青大腿盡頭的褲緣,往一旁掀撥著,露出了她濕淋淋、紅腫腫的陰戶,然後將兩隻沾濕了她淫液的手指,搓擦、捏揉、掃撥著她兩片肥腴、殷紅的陰唇肉瓣;又不時溜滑到她陰蒂上,扣刮、勾挑著她那早就又突又硬的肉核,將它逗得更脹大成了一塊高高挺立著的肉稜子,覆滿了晶瑩、閃亮的淫液,奪目艷麗極了!


而小青這時也就更難耐不堪地嘶叫著︰「天哪!……天哪!……寶貝呀!……你弄得我……真要受不了啊!……天哪!……老天哪!……你……真的是……要整死我了啊!」但在激動的叫著時,小青卻也以雙手拉著自己的膝彎,奮力將兩腿張得更開了!


終於男人將手指溜滑到她的肉洞口上,指尖一挺,插進了小青飢渴、空虛不堪的陰道裡……而楊小青放聲的呼叫「啊!!……啊~!!……」響徹了整個小小的房間……刺激著男人,不再緩慢細心地挑逗,而以手指迅速地抽戳、插送在她那狹窄、卻又極度濕潤的肉道裡了……


但是小青此時迫切的需要,又豈是男人一根手指所能滿足的呢?僅管她隨著男的手指抽插而尖啼著,然而在她的肉道裡,卻正因此更強烈感到不足、和空虛哩!


慌亂地、失了魂似地,楊小青兩手伸到了自己胯間,用力抓著男人的手,往她兩腿當中拉著,亂攪亂扯的,想要它搞得更劇烈、更能刺激自己些。……但她這樣急迫的反應,反而打亂了他手指抽插的節奏,令她愈加感到難耐不堪到了極點,於是她只好又再放聲嘶喊著︰「天哪!……我的……天……哪!……寶貝你……插我吧!更深……深地……插……我吧!……啊!……啊!……我……求你……把我的……褲子脫掉……用你的……更大更……長的……來插……我……嘛!」


小青的索求,引得男人笑嘻嘻地、調侃似地問道︰「啊?……張太太……怎麼這樣快……你就……嫌我手指不夠用啦?……嗯?……」小青的嘶喊變成了更加「難耐」的嗚咽,斷斷續續地呼著︰「啊唷!……寶貝!……別再逗我……折磨我了嘛!……寶貝!……你的手指……是好好嘛!……可我……更需要……更不能再等的……是你更大的……更粗更長的……那根東西嘛!……啊喲啊!……求求你!……求你把那根……給我嘛!……插我嘛!……寶貝!脫掉我的……褲子!……深深的……插進我……裡面去嘛!」


到了這個地步,小青的「羞慚」、「廉恥」、和「自尊」都在她的急迫之下,被拋到了九霄雲外,而她掛著的一臉「飢渴」,也確實令男人興奮不已,便跪起身來,把自己的褲子脫了,挺著硬梆梆的、高高翹起的「大陽具」,一面握著它搓呀搓的,一面說︰「啊!怎麼?……剛剛還一直叫羞的張太太,現在急著要男人脫她褲子,要給更大、更粗、更長的……東西深插時,就反而不害臊了啊?……看來,咱們今天的節目就要愈玩愈精彩了!」


小青兩眼緊盯著男人的陽具,難耐到了極點,立刻呶起了性感的薄唇,嬌滴滴地應著說︰「是嘛!……寶貝!我……我急都急死了,……為的……還不就是……要男人的……大……東西嘛!……寶貝!你今天……要怎麼玩,要玩任何的……節目,我都願意,都肯了!」說著她將手探到自己的腰際,迫不及待地就解了窄裙的腰扣,想要脫掉它時,卻被男的制止了住,叫她維持著拉住兩腿的姿勢,然後他才伸手下來,將她的窄裙翻掀著,完全裹捲滾上了她的腰際,才探到她三角褲腰,將它勾著,由她豐腴的臀上剝下來,暴露出楊小青早就水汪汪的、艷麗誘人的「私處」了。


男人對她笑道︰「這就對啦!美麗的張太太,其實你只消脫光了屁股,兩腿大開著,被男人的雞巴插在身子裡,而其他衣物都不必脫,零亂而不堪地,半掩著誘人的胴體,反而更會增添你在床上的風騷、和吸引力呢!」說著他俯身下來,將小青胸前的上衣扣子全都解了,拉開衣襟露出她微小的胸罩,以兩手捏弄著她的乳房,搞得她又半瞇上了兩眼,嗯哼起來。像夢囈般地叫喚著︰「啊!寶貝!……寶貝!你真的……喜歡……看我這樣子……衣服……亂亂的啊?……寶貝?……那……那我等下……全身衣服都……縐巴巴的走出去……就更要……見不得人死了耶!」


男的笑開了說︰「當然喜歡啦!張太太,就是因為你……怕見不得人,才要把你弄到……全身衣服都縐巴巴的,讓每一個見到你的人都曉得,你剛剛才被厲害的男人玩過,才瘋狂地享受了被大雞巴的滋味,才知道你是個多麼性感的女人呀!」


說著他就挪身到小青大分張開的兩腿間,把陽具的大龜頭點到她濕淋淋的陰戶肉縫上,在她那兒的嫩肉上,塗抹著,溜滑著,……直到小青再也受不了地浪聲啼叫起來,兩眼淫兮兮地瞟著他,喚著︰「喔!……寶貝!!……厲害的……寶貝!……那你就弄……我……弄到我……縐巴巴的,見不得人死了,算了吧!」


男人陽具的插入,配合著他的床上工夫,終於令楊小青禁不住放聲高啼了,那喧天的叫聲,響徹了整個小小的房間。也再度證明了,在「幽會」的床上,小青無邊的春情,在放浪形骸時,是何等瘋狂激烈;在「情人」肉體的慰藉下,她所表現的「風騷」,是多麼綺麗誘人;而由於她在數十年來,未曾經歷真正的「性」的滿足,一朝嘗到之後,整個人便如被沖崩潰的堤防,任由那「愛慾狂潮」,一洩如注,澈底變成一個貪婪、淫浪、不知「廉恥」為何物「蕩婦」了……




小青的「故事」(4)




在每一個記載男女姦情的故事裡,形容女人「那種表現」的,都可以用來描述此刻在這旅館的小房間裡,楊小青輾轉於床上時,所表現的風貌,風韻,和風騷了。而這種描述,在各個作家筆下,雖然有形式、風格的不同,但卻都一致顯示出,在床上愈是放浪、淫蕩的女人,也愈會討男人的歡心,而最後也最能在情慾上、感官上享到最大的樂趣了。


從男人的陽具進入她的陰道之後,小青的反應就激情而奔放了,她連連地聳挺著陰戶,主動爭取更多的磨擦和刺激,同時嬌浪地喚叫著︰「寶貝!……寶貝!你好好喔!……我……愛死你的……大……傢伙了!……我等它等得早就……心焦如焚……到了極點,現在才……終於等到了!……喔!心肝寶貝!……你……今天……一定要弄我……弄好久好久的那種……哦!……寶貝!?」


男人一面插,一面笑著說︰「當然啦!張太太,……今天咱們的時間多些,可以多玩玩,只要你充分發揮你的熱情,表現得夠騷、夠浪,我這根雞巴,也就會夠厲害地……一直弄、一直弄,弄到你……欲仙欲死的……好嗎?」


楊小青一聽就裂了嘴,笑靨頓開地應道︰「喔!寶貝!……太棒了!……我就是要這樣子的,……給像你這樣厲害的男人弄了,……我才能……感到滿足、安慰,才甘願冒著……背叛丈夫的罪名,來跟你……開房間……上床的嘛!」接著,她又兩眼媚蕩兮兮的瞟著男的喚道︰「喔!……寶貝!……你好好喔!……插得我……好滿!好充實喔!!……」同時,小青在男人底下的身軀也就更劇烈地蠕著、扭著、騰動著;而她緊緊裹著大陽具的陰道裡,泛出更豐沛的淫液,潤濕了整個陰膣的肉腔、肉壁,令她更加騷浪難耐,而將屁股也拱抬著,款款旋搖起來了。


這樣一來,男的乾脆就抓起了小青兩腿,大大劈分開來,往她胸前推著,直到她整個身子都折捲起來,大腿分夾著她胸部兩側,兩腳朝天指著,屁股高高地懸離了床面。然後,他又以雙肩抵住了小青的腿,將她那條捲裹在腰際的窄裙扯著,一直翻拉到她的肚臍上方,使她整個雪白的肚子,都毫無掩蓋地露了出來,呈現著她肥腴、飽滿、突出的陰阜,在黝黑、濃密的,一大叢茸茸的陰毛對照之下,顯得格外鮮明、美艷。


在這樣的姿勢下,小青的陰戶每被戳一下,她的小肚子都會禁不住地隨著痙攣一下,彷彿男人的陽具將她肚子頂得都會拱起來了。這樣的搞法,男人插了不到二、三十下,就把楊小青插得神魂顛倒,全身抖顫不止,兩腿指著天空亂動亂踢,引長了頸子,張圓了嘴兒,瘋狂地呼號了起來,連連叫著︰「天哪!……我的老天,我的寶貝!……你好大……好大啊!……插得我都要……滿死……撐死了!……啊!」


小青的啼喚,表現了她在男人的插弄下,心中的激動和身子裡的快感,而她的「情人」心知肚明,就一面努力持續著抽插,一面對她鼓勵著︰「張太太!……叫吧!……大聲叫吧!……我就愛聽……像你這種高雅、有氣質的貴夫人,在外遇的床上,叫給情夫聽的淫聲浪語了!」


而小青在男人的持續抽插下,她陰道裡,淫液不停氾濫著,被他巨大的肉棒連連掏了出來,聚滿了她被撐開來、朝天凹陷的陰戶,到了再也盛不了時,就溢出了肉坑,沿著凹槽朝她屁股那兒淌流了下去……


被流下的淫液刺激著屁股,小青更亢奮了,叫聲也更響亮了︰「啊!……我的天哪!!……寶貝!……你的……肉棒棒……好大!……好大喔!!……又那麼硬!……搞得我……簡直是……瘋它瘋死了!……啊,寶貝啊!……你!……你真是……太會,太會玩……女人了!……而我……也好愛被你插!……好愛你的……大肉棒……插我喔!……啊呀!天哪!……我……我的屁股都……濕掉了啊!」


男人追問著︰「是嗎?……張太太!那這種感覺,和你跟你丈夫弄的時候……大大的不同吧!?」小青失了魂似的,兩手在自己胸前亂揉、亂拉,把奶罩都扯脫了,露出了乳房,和那兩粒挺立突出的奶頭。她一面抓捏著兩乳,一面同時張大了嘴,放聲高啼著︰「啊!……是嘛!是嘛!……不一樣!……當然不一樣嘛!……啊喔啊!……寶貝!!……你太棒了!太會弄了!……我先生……他怎能跟你比嘛?……他是不可能……令我……滿足、令我有……任何快感的嘛!……喔!……寶貝!……我只有在被你,……像你這樣厲害……的大男人搞了……我才會……有這種感覺,才會變得……這樣瘋狂啊!……啊!……喔~喔……喔~!!……天哪!……我的……水……我流出來的……水都淌到……屁股下面……都要滴……到裙子上了啊!!」


這時,男人才暫停下來,仍然挺著大肉棍子在小青的陰道裡,維持著不動,然後一面撫著她的小奶頭,一面調侃地笑道︰「喔?……那豈不更好嗎?張太太!你回家時,窄裙上除了縐巴巴以外,還加了有水漬,不就更說明瞭你今晚的享受,是何等消魂蝕骨嗎?……當你脫下它時,不就更會對咱們這次……幽會……銘心難忘了嗎?」


楊小青被男人調侃,又羞得滿面通紅了。但同時,充塞在她陰道裡的,男人的巨棒,卻一鼓一脹地刺激著那兒的肉壁,令她忍不住尖聲呻吟起來,好不容易才掙出一句︰「啊!脫了……我這縐巴巴的……窄裙吧!……寶貝!……我受不了你這種……挑逗!……這種羞死人的……玩法了!……寶貝!……把我裙子……脫掉吧!……別教我擔心……弄濕了它,……就讓我……好好在你……大棒子底下……瘋狂、解脫吧!……寶貝!求求你,把我脫光了,用你的……大肉棒搗進我裡面去,……讓我永遠忘不了,……也永遠記住……每次跟你……幽會的……一切一切所作的……所有的事吧!」


男的將小青兩手抓著,提起了她,對她說︰「啊!……用不著那麼麻煩啊!張太太,你只要翻身趴跪下,把屁股朝天翹起來,我由你後面插,窄裙就不用怕被沾濕了嘛!」他輕鬆地把小青的屁股一推,就將她身子翻轉為臉朝下,背朝上,俯趴在床的姿勢。然後他令她聳高了臀,朝天拱翹起來,自己移身到小青身後,兩手翻捲推起她的窄裙,一直裹上她的腰背,使她雪白如梨狀的屁股,完全毫無掩地呈露了出來。


這景象,在旅館房間裡顯得更加綺麗香艷了,不僅僅是對男的而言,就是對楊小青本人來說,這種姿勢也是她特別會感到「性感」的。尤其是,自從她第一次和第一任「情人」用這樣的姿勢以來,每回她跪趴著承受男人由後面插入時,都會發現自己叫得特別大聲,而且也會覺得那根搗進體內的陽具,總是特別硬大而深入,會令自己抑制不了地放聲大叫了。


一點也不錯,當男的挺著大肉棍,從她後面插進的剎那,小青就忍不住高聲呼號著︰「啊!……啊~!……啊哦~啊!……寶貝!……我的……天哪!」但是楊小青此時的叫喚,都正是她這一生累積的「性飢渴」,在只有和「外遇」的男人上了床,才能釋放出來的表現;也只有當她臉朝著床、屁股朝著男人翹起的時候,才會暫時忘掉羞恥般地、不要臉地高喚著︰「啊!……插……吧!……我的……寶貝!……你這樣子……從後面戳我……會使我更覺得你……真的好大!……好大喔!……我真的是……愛死你的這根……大……棒子了!」


這時,男的才以問詢的口氣道︰「好大……什麼好大呀?……張太太……怎麼到現在,你又想不起該怎麼叫啦?……」小青知道男的要自己叫出那種話來,覺得既羞怯又難違,只好回首向後瞟著他歎道︰「寶貝!……人家……還是……還是好羞嘛!可你……你真的……好大!……你的……雞巴……真的好大嘛!……」這樣的解釋引得男人笑了,對她調侃著︰「張太太!……我又不是問你誰大誰小,你嫌你先生的尺寸太小,也不下數十次,我們早已明白了。我要你叫的,也不過是你早告訴過我,在你心裡面盼望、呼喚過千百遍的,這兩個字嘛!」


小青的臉漲紅了,羞得低下頭,側偏在枕上,但仍然還是翹高了白臀,在男人的眼下,像撒嬌似地左右甩扭著,同時既羞慚卻又極其媚蕩地囈道︰「哎喲!……寶貝!你……你幹嘛這樣捉狹人嘛?……人家……不已經都……叫出來了嗎?……寶貝!喔……寶貝!……我要你的……大……雞巴嘛!……我……盼望、呼喚在心裡……早已不止叫過千百遍了!……可是,寶貝!……在你面前叫,我還是……好……好會羞的嘛!……」


男人聽她說羞,就大笑起來,用力將陽具朝小青的陰道深處一挺,插了到底,引得她尖聲啼叫著︰「啊~!……天哪!!」他才大聲令著︰「羞?……你還羞!你羞也得叫!……叫啊!叫出來給你自己聽啊!」小青激動了起來,嗚咽著,愈來愈大聲呼喊著︰「好嘛!……好嘛!寶貝……我叫,我叫就是了嘛!……我要……大雞巴!……我要……大……雞巴嘛!!……啊!!……啊!!……寶貝!……我!……我!……大肉棒……大雞巴……我嘛!!」


男人的巨棒在小青陰道裡,開始強而有力、長驅直入的抽插,每一挺都直搗進了她肉道深處,將那大龜頭重重地撞到她子宮頸上,令她不得不尖啼著高昂的呼聲,而又在陽具抽出時,急得大喊道︰「啊!……我!……大雞巴……我啊!」


同時她陰道裡的淫液,源源不斷地狂洩著,被陽具掏了出來,淌到陰戶外面,滴落到床單上,還有的,則順著大腿內側往她跪著的膝彎裡流了下去……如此消魂的享受,難怪楊小青要嘗到滋味就樂不思蜀了啊!



  完